基于虚拟价值链导向的企业成本控制路径设计

万博国际娱乐平台

2019-05-27 17:53

《红字》中海丝特·白兰一直以来是评论界关注的中心,但另一个重人物,丁梅斯代尔也值得我们予以评论和关注。本文着重从丁梅斯代尔对清教和海斯特的复杂感情入手,分析造成他悲剧命运的原因。 关键词丁·梅斯代尔 纳撒尼尔·霍桑是十九世纪中叶美国著名的浪漫主义作家。1850年他的代表作《红字》问世。一个多世纪以来,在读者中,在各派批评家中,有关《红字》的评论文章或专著浩如烟海,对于霍桑及其《红字》的研究和评论也更为深入活跃。人们给与关注最多的是《红字》中的主人翁海丝特·白兰,她勇于反抗的精神和其遭受的悲剧命运让人不由潸然泪下。而另一位主人物,丁梅斯代尔,在海丝特悲剧命运中也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本文试从丁梅斯代尔出发,探索引起这种悲剧发生的社会原因和人性自身的缺陷。 一、丁梅斯代尔和清教(加尔文教) 如果说海丝特的悲剧在于她对人性的追求与清教社会的冲突,那么梅斯代尔的悲剧就在于他与清教表面上的和谐。霍桑说过,人性悲剧的真正缘由就在于它与社会的冲突。而梅斯代尔与社会的冲突是来自内心深处,我们拨开和谐的面纱,会发现潜藏在他心灵的反抗的精灵。 梅斯代尔“是一位青年牧师,曾就读于英国一所名牌大学,给我们这块荒蛮的林地带来了当代全部的学识。他那雄辩的口才和宗教的热情早已于是了他将蜚声教坛。他的外貌也是一表人才额头白皙、高耸而严峻,眼睛呈褐色,大而略显忧郁,嘴唇在不用力紧闭时微微颤动,表明他既具有神经质的敏感,又有巨大的自制力。”可以看出,这位青年牧师有着良好的受教育背景、渊博的学识以及前途无量的未来。他坚持把毕生精力献给传道事业,因此忠心耿耿地遵循罗马天主教“陈腐的教义”。 十七世纪的宗教氛围乌云密布、残酷激烈,小说中描写到的地方统治者,如州长贝灵汉、牧师约翰·威尔逊等,代表着波士顿上层资产阶级清教徒。他们表面上“刚直、“可敬”,宣扬“人类生存不过是一场艰苦奋斗”;但骨子里却大力经营着“人世享乐的设施”,决不“情愿放弃他们掌握以内的享受,甚至奢华”。但在当时的人们,特别是新英格兰纯朴的教民们的眼中,具有无与伦比的崇高和光明,引得人们无限的膜拜和景仰。所以在他们看来,作为牧师的梅斯代尔“精神清新盎然,思想如朝露般晶莹透澈,所以许多人说他的话如同天使的声音一样感人肺腑。”从这点看来,教民们对清教以及作为清教代表的传教士和青年牧师梅斯代尔有着盲目的崇拜和信奉。 二、丁·梅斯代尔和海丝特 故事背景取材于17世纪中叶北美殖民地新英格兰,海丝特·白兰是一个善良、美丽的英国姑娘,在她还不会选择爱情的时候,嫁给了一个畸形、伪善的老学者罗杰·齐灵渥斯。而在跟随丈夫移居北美新英格兰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时,丈夫意外失踪。在近两年的独居生活中,海丝特与当地牧师丁·梅斯代尔相爱并生下一女。事发后,清教的教义将她冠以通奸罪加以处罚,罚她胸戴红字A(英文字母通奸Adultery的首字母)度过一生。而另一个犯罪者梅斯代尔却把罪行深埋心底,最后不堪忍受心灵的煎熬和化为医生的罗杰·齐灵渥斯的逼迫而坦白罪行,宁静死去。 故事一开始就描述了海丝特的外貌“这个青年妇女的身材颀长,体态优美绝伦。她的秀发乌黑浓密,在阳光下光彩夺目。她的面庞皮肤滋润,五官端正,在清秀的眉宇间还有一双深邃的眼睛,使之极为楚楚动人。”如此美丽的女子,在当时新英格兰一大群身着衬裙和满脸胡子的粗壮居民中,自然是脱颖而出,让人怦然心动。梅斯代尔虽然是上帝的传道者,但也有着平常人的心灵和情欲,所以当他遇上与之情投意合的漂亮女子海丝特时,顿时坠入爱河。事发后,海丝特和他们的孩子珠儿被人们发现了,在刑台上受到了惩罚。而这位父亲近在咫尺,却似乎远在天边,迟迟不肯露面。我们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对梅斯代尔所处的环境和他的心理状态加以分析 (一)表面上,梅斯代尔是一个受人仰慕尊敬的青年牧师,年龄不大就在“圣神的职务上大放异彩,声名鹊起”。梅斯代尔虽然把清教的教义作为自己和众人遵守的准则,但年轻生命和灵魂的驱使,让他犯了宗教戒律。他始终觉得自己是上帝的罪人,应该得到应有的处罚,但教民的敬仰和传道的名望给他带来的荣誉又迫使他埋藏所犯下的罪行。他在光华的外表下备受心灵的煎熬,当他忍无可忍、鼓起勇气登上布道讲坛向着民众对自己做一番诅咒,揭示自己隐藏在道貌岸然外表下可怖的灵魂时,民众却越发敬重他。他需为自己快窒息的心灵解压,一种罪恶的忏悔长时间积压在心里得不到释放,便会造成人情感上的恐慌和浮躁。但如果这种罪恶是不可告人、不能公开的,那么他就只有竭尽全力将罪恶侧面的东西释放出来,公开谴责辱骂自己的灵魂,让公众也跟着蔑视自己最好。当他对自己肮脏灵魂的自责一吐为快之后,得到的却是他们的大肆赞赏,他就显得越发痛苦了。无形的鞭子不能企及,那么只有通过有形的鞭子了。对身体的无情摧残虐待才能减轻心灵的痛苦,这时,梅斯代尔的人格已经分裂,他同时在扮演两个角色,光环笼罩下道貌岸然的牧师和黑暗中备受煎熬的罪人。 (二)梅斯代尔对海丝特一直存在着犹豫不定的情感。海丝特抱着还是婴孩的珠儿站在刑台上接受清教的惩罚和众人的嘲弄,老牧师求他规劝海丝特说出“诱使她堕落者的名字”,他在这样一个尴尬局面中硬着头皮规劝海丝特,但在他一席话的末尾加了一句“我提醒你注意,你是所以在阻止他喝下现在端在你唇边的那杯辛辣却有益的苦酒,而知道那个人自己很可能没有勇气把酒夺过去喝下的啊!”这句话中斯克蕴含的深刻含义只有海丝特才能听得懂。于是她顺从了他的意思,说道“我不说!这红字烙得太深了,你无法把它取下来,但愿我能忍受住我自己的痛苦,也能忍受住他的痛苦!”当时的梅斯代尔没有勇气和海丝特站在一起,对自己的罪行负起责任,共同接受惩罚。因为他的承认就意味着失去一切。所以在海丝特宣布独自承担责任以后,“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把身子缩了回来。‘一个妇人的心胸是多么坚强,多么宽大啊!她不会说!’”梅斯代尔从这一刻开始就走向了堕落。 此后,海丝特的丈夫罗杰·齐灵渥斯找到他,装扮成医生治疗他羸弱的身体,但在精神上无情地摧毁他本来都脆弱不堪的神经。一个夜晚,梅斯代尔走上了几年前海丝特第一次示众受辱的邢台,在那里他进行深刻的忏悔和自嘲,并感受海丝特抱着婴孩站在上面的忍受唾弃和嘲弄的痛苦,但又怕别人认出他来,所以他的赎罪显得“自欺欺人”。这时,他和带着珠儿的海丝特偶遇了,于是他们三个人第一次站在了一起,“她牵着小珠儿的手默默地登上台阶,站在平台上。牧师摸到孩子的另一只手,握住它。在他这样做的一瞬间,似乎有一股不同于他自己生命的新生命的潮水汹涌而来,像一股急流直冲他的心房,注入他的血管流便全身,仿佛母女俩正把她们生命的温暖传送给他几乎麻木的躯体,三个人形成了一条通电的链条。”这时,困扰梅斯代尔心灵很久的压力得到了暂时释放,他觉得这样做是在赎几年前那一次示众所欠下的罪,但夜晚中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他也不愿把他心中积压的忏悔公诸于世。所以当珠儿问他“你愿意明天中午,跟我和妈妈站在这里吗?”他回答“不,不行,我的小珠儿。”由此可看出,他已经把他对海丝特的忏悔和情感逐渐地表露出来,只是还没有勇气从他心中的怯懦跳出来。 三、丁梅斯代尔的悲剧 丁梅斯代尔以及他身边的地方统治者被塑造成清教徒代表,通过他们,清教思想散播出去,控制了人们的思想,压抑了人们对美好事物和情感的追求。梅斯代尔虽然是其中一员,但是他本身也受到了清教思想的迫害。 第九章中写到,在梅斯代尔的居室中,挂着一副幔帐,“上面绣着《圣经》里关于大卫、拔士巴以及预言者拿单的故事”。这幅幔帐陪伴了他七年的时光,里面记载的故事与他心里藏着的罪恶如此相似,每当看到它,他心中的痛就会越更加深。他爱海丝特,但他不能背离神。在森林中,他和海丝特重归于好,打算远走高飞,这时,他胸中反抗的火焰在燃烧,几乎他对海丝特的爱压倒了他对神的效忠。但在第二天的选择日布道会上,他还是选择了公开他的忏悔,拉上海丝特和珠儿走上邢台,接受他应有的惩罚,最后,回归到神的怀抱。 海丝特的前任丈夫罗杰·齐灵渥斯在梅斯代尔的扮演了一个不可缺少的角色,他作为魔鬼的化身来到梅斯代尔的身边,循序渐进地折磨他的精神,却把自己变得越更丑恶。当梅斯代尔最后公开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恶时,齐灵渥斯的阴谋也功败垂成,梅斯代尔并没有被他拉入地狱,而是最终走向了神。所以,梅斯代尔去世后,“他的全部体力和精力,即他的全部活力和智力,似乎立刻丧失殆尽;以致他全然枯萎了,凋谢了,几乎从凡人的视界里消失了,就像一颗连根拔起的野草在太阳底下晒蔫了”。当魔鬼失去了目标,注定就回到地狱了。 这是梅斯代尔所生活的十七世纪宗教势力所造成的悲剧,也是他性格的弱点。如果他能够摆脱宗教影响的压制,勇敢追寻他的爱情,和海丝特一起远走高飞,恐怕结果就不一样了。但是他骨子里的软弱性和潜在的反抗性促使他只能在痛苦中备受煎熬,最终选择了这条道路。 应该指出的是,霍桑因受到清教主义和浪漫主义思潮的影响,对于故事的讲述和人物的刻画始终闪烁着民主主义思想的光辉。如果说海丝特体现了作者开展社会批判、追求自由平等的思想,那么梅斯代尔便是体现了资产阶级上层清教徒心中对神的信奉的和对思想自由的迷惘。霍桑巧妙刻画梅斯代尔这个形象,深刻剖析了来自清教主义内部的思想动荡,对于蠢蠢欲动的自由、民主思想的崛起,起到了很好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参考文献 [1]NathanielHawthorne.TheScarletLetter[M]青岛青岛出版社,2004. [2][英]纳撒尼尔·霍桑.红字[M].姚乃强(译).南京译林出版社,1996. [3]常耀信.美国文学简史[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90. [4]王恩铭.当代美国社会与文化[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7.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条

LittleBlack

爱生活,爱音乐,爱电影,爱编程